Ulimo

那是个飞鸟时间都不会惊扰的空间,独属于孤独和遗忘,覆满着苔藓。

2015.12.08 话唠
我想了想 最开始是想骂你的
说你强加你的一切观念 是非对错给我 以一副上帝视角看着我 好像还要附带着你的关心这个崇高的借口 你看你在这里 也只有我能替你这样想 有人替你关心 知足吧。
你的鸡汤你的宝典于现在的我是负担 我已经那么没有安全感和退路 却还有被步步紧逼
之前也是,我们所谓排挤别人的时候,你也是插足女生之间来管事一样 说白了要满足自己一个男人自身保护欲的实现
后来想想 是啊 难得有人关心 我在这里又是那么孤僻 我还是不要骂了 毕竟你真实的想法我也只能揣测有些事情说出口了就是告别
而且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越是你说 来到这 我反而越去想 越躲 越害怕呢。就像是啊我本来选择麻木安逸现在你要我反思 我想不出來 我还算满足啊 但你不断的提示 我想的太多太多 会很焦虑。
之前也是 我把我憋了很久的矛盾 打到这个手机的记事本,c看了暴怒,我们的友情截止。我鼓起勇气说这些问题的出发点是解决 是关系的持续 是因为在意 不想自己挠心每日每夜想哭。但是事实似乎永远要与之相反。当然吵架也是一种结束。同样的把那种心情结束掉了。那次之后,我是彻底的放弃一切的敏感与诚实。不坦白 不在意。随缘随心。
我承认我不善经营而导致的孤独 但是我也一直在吸取经验的改变。但是目前也就是在这一步,放下了敏感和在意的自己,说白了也就是没有给出真心出去怕受伤。就像华说我对待她们从来没有像对c那般的用心。
就像小时候转学后的那个朋友,她也是转学还晚了我一年来,但是她变成了我在意的人。后来又有一个女孩子出现,我认为阻碍了我们的感情让我心生不爽和敏感的加剧终于导致矛盾的爆发。我还记得和她是在我家院子里面吵得。不仅有她,还有那时候的同学、我外婆什么的。我吵完了,不停的哭。我总是希望一个结果,没有人能给我。好在那个时候ry竟然在我的身边,就像一个天使。这场景我会记得一辈子。
我交友的观念,一方面是自己,一方面是家人的影响。我外婆一直爱否认我的朋友。觉得她们对我有着利用或者不是真心。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想想我外婆的这种没安全感的观念多少给了我。
自己觉得小学闹的很过,初中又仗着看了几篇好文章,读书,追一个特殊的星。觉得别人都不能理解到的境界。看漫画看小说而讨厌那些看电视剧说八卦的女生。那时候的自己全然不知照镜子爱漂亮为何物。也就三个朋友,四个人在一起玩。所谓另一种解释的中二期吧。
后来我直升,直升班的那半年多是我最孤单的日子。直升班是整个年级凑在一起的。而我的朋友都没有上直升。
还有从小到大,没有人跟我说过别人对我说的坏话。导致我似乎一直难以看到自己的缺点,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对的。
就到这吧。

2015.12.10
最近的淚點變得特別低。
可能是因為MC來之前和來的時候內分泌發生變化。弄得自己特別感性反覆无常,一秒的事。可能是宿舍不擠,像是有了自己的空間。上了大學以來,最脆弱的時間是大一剛開學,我對著她送我的書照片信哭了出來,拿著兩罐啤酒在樓道對著她哭了出來。然後是現在,甚至說是遇見了他以後的日子。明明最開始他很投入的樣子。而我一直告诫自己可以无情的出离。可能是宿命,是上天的報復。反而覺得本该享受的自己在進行一場受虐的遊戲。把感動什麼的,留給自己。